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_行业-网上车市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1

造车就像一场闯关比赛,初创时期能获得200亿的投资是第一关,拿到投资后能克服重重阻碍抢跑量产、交付是第二关,快速成长期实现IPO拓宽融资渠道是第三关。

此前造车新势力第一阵营蔚来、理想、小鹏纷纷实现了美股、港股两地上市,威马、零跑也相继奔赴港股,哪吒汽车也多次传来IPO的信号。

哪吒汽车CEO张勇曾表示:“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的钱,要说我们不缺钱那是假的,就是现在已经上市融到钱的(企业),也需要再融资,对于企业来说,钱越多越好。”

IPO是造车新势力企业获得持续造血能力的重要手段,也是哪吒汽车发展的重要关口,闯过IPO,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01

IPO,哪吒的闯关之痛

哪吒汽车早就有意推动IPO。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2

早在2020年7月份,哪吒汽车就对外宣称,将启动科创板上市申报工作,并计划在2021年完成上市。

不过,在科创板的新政策要求下,强化了对上市企业“科技含量”的审查,导致包括哪吒汽车在内的多家企业终止了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

直到今年2月,哪吒汽车再度被曝出IPO的消息。有媒体报道称哪吒汽车正准备赴港上市,已开启目标估值约45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

这一消息尚且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回应。如今再度让哪吒汽车IPO摆上台面的消息是,哪吒汽车的合作伙伴360集团放弃对哪吒汽车的10亿元增持。

IPO箭在弦上,重要的合作伙伴突然放弃增持股权,尽管红衣教主周鸿祎解释称“甘心做配角”,也难掩舆论哗然。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3

内部合作疑窦丛生,对外IPO之路已经落后竞争对手一大截。目前蔚来、小鹏、理想、零跑、威马都注册了境外离岸公司,但哪吒汽车暂时还没有相关动作披露。

需要注意的是,港股上市注重考察企业的盈利能力和未来的发展潜力,但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企业目前尚无法达到港股对于企业“过去3个财政年度至少5000万港元盈利”的要求,因此赴港上市的企业只能另辟蹊径,采用“红筹模式”上市。

而注册境外离岸公司就是红筹上市的必经之路,哪吒汽车在这一步上已经落后了大多数企业。

那么,哪吒汽车几经波折的IPO之旅能否顺利推进呢?对此,哪吒官方虽然没有明确回应,但却高调宣布了完成100亿元D轮融资的消息。截至到现在,哪吒共完成10轮融资,估值超过250亿元。

02

未来的哪吒标签何在 ?

哪吒试图用大额的融资来打消外界对于自己的价值质疑。从长远来看,哪吒汽车要想实现IPO,闯关2025生死线,需要把重心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4

例如树立明晰的让资本感兴趣的企业标签。

蔚来、小鹏、理想等通过IPO,成功拓展了融资渠道,奠定了造车新势力企业一线品牌地位。而这三家企业,身上都有着清晰的品牌标签。蔚来汽车标榜自己来自未来,为用户带来颠覆性的服务;小鹏汽车在智能化上下足功夫,抢先将超前的智能化体验量产在大众消费的车型上;理想汽车则展现了产品经理的职业素养,解决了电驱时代的里程困扰。

可以发现,这三家企业虽然是以电驱化为载体,佐以智能科技应用,最终的核心还是落脚在为用户创造了颠覆性的体验之上。它们的价值不再拘泥于提供一辆出行工具,而在于为用户打造全新的出行体验,这正是资本给予其高估值的原因。

而哪吒汽车一直以来高举的旗帜是“为人民造车”,通过低价走量的路线开拓市场。这的确在销量市场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对品牌调性的塑造,对出行体验的创新上却毫无记忆点。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5

哪吒汽车作为初创公司,创始人团队的认知和经验对整个品牌的调性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哪吒汽车最初是由来自奇瑞汽车的方运舟创立,并从奇瑞挖角了大量的新能源汽车人才;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勇则来自北汽新能源,张勇同样从北汽新能源团队挖角了大量的管理、营销人才。

彼时哪吒汽车的母公司合众新能源创立时,奇瑞在新能源领域尚无代表作品,而北汽新能源则因缺乏创造力而被诟病为“扶不起的阿斗”。

这样的结合决定了哪吒汽车以低端切入市场的发展路线,并展现出了依靠B端市场的特点。在造车新势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年代,活下去是哪吒汽车的第一命题。张勇的发展策略帮助哪吒汽车在销量市场站稳了脚跟,却也为IPO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毫无记忆点的哪吒,如何吸引资本的注意力呢?

03

销量与品牌的鸿沟如何消除?

以此衍生出了另一个问题,哪吒汽车如何品牌向上?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6

单从销量来看,哪吒汽车的数据非常亮眼。哪吒汽车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累计销量6.3万辆。相比2021年同期的2.1万辆,增幅高达199%。这一成绩达到了全年销量目标的50%。

不过这些销量数据中,不可忽视的是来自B端市场的贡献。2020年,合众汽车与小灵狗出行、成都滴哥出行·365约车等网约车平台达成了合作。在政府公务用车方面,哪吒汽车已在上海、浙江、广西、江西、江苏、湖北、山西等全国十多个省份以及国税系统等22个政府采购名单中。

依靠B端不是长远之计,前辈北汽新能源的前车之鉴足够惨痛,哪吒自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财务数据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哪吒汽车品牌向上的必要。2020年,哪吒汽车营收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2021年,营收约57.35亿元,净亏损29.08亿元,两年累计亏损达42.29亿元。

360此前曾披露了一组哪吒的财务数据,截至2021年12月31日,哪吒汽车资产总额为136.90亿元、资产负债总额为83.28亿元。以营业收入及扣非净利润分别除以交付量计算,2021年哪吒汽车单车平均售价8.23万元,单车平均亏损4.38万元。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7

虽说亏损是造车新势力企业的常态,但依靠低价车型走量,哪吒汽车财务层面的底气显然没有蔚来、理想等走高端路线的车企足。

为了打破僵局,哪吒目前的工作重心放在高端产品哪吒S耀世版上。冲高的路上注定伴随阵痛。哪吒此前的产品平均售价在10万左右,哪吒S突然将售价提升至30万,中间的20万差价需要品牌价值来填补,而哪吒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哪吒S预售后,有内部人士爆料称,哪吒汽车的订单存在造假嫌疑,采用“先订再退、内部刷单”的方式提升订单数量,而这一任务被压在了哪吒内部员工的头上。

刚刚迈出高端化的第一步,哪吒如今处在非常关键的时刻。这不仅是对品牌形象重塑的一步,更是向资本市场展现更多发展潜力的一步,哪吒需要步步为营。

04

如何掌控造车主权?

此次360股权转让还暴露出了哪吒汽车的另一大问题,即哪吒内部股权的分散对创始人团队决策权的掣肘。

据三六零公告披露,目前哪吒汽车股权较为分散,最大的三个外部股东为南宁民生新能源产投(14.03%)、北京华鼎新动力(12.3%)、宜春金合(9.98%),背后资方均为地方国资。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8

但是代表创始人团队的桐乡众合、上海哲奥实业和创始人方运舟合计持股却仅有7.2%。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汽车CEO李想的个人持股比例为19.7%,拥有71%投票权,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目前的持股比例为10.6%,占总投票权比重为39.0%。

对此,张勇回应称哪吒汽车披露的持股信息并不准确,团队持有的股份超过20%。创始团队的持股比例尚存争议,不过创始团队对权利把控问题却已若隐若现。

在360与哪吒汽车合作之初,周鸿祎就喧兵夺主地将举办地点选在360北京总部基地,并把原定30分钟的演讲拓展至两个小时,大谈对造车的理解。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9

此次转让股权后,周鸿祎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与哪吒汽车造车团队意见不和的消息。周鸿祎并不认可哪吒汽车将哪吒S打造成跑车的计划。“哪吒才刚起步,满足不了跑车用户的需求”,周鸿祎表示:“印象中,花花公子才开跑车,当然这只代表了一个50岁老男人的审美,我的意见不能强迫团队,所以解决争论的办法还是要做用户调查。”

此外,周鸿祎还透露说自己根本不会开车,也没有拿到驾照,不过很擅长坐在副驾驶指挥司机,所以给哪吒汽车提了很多坐车体验相关的建议。

360对于处于新造车二线的哪吒汽车来说至关重要,热度一度盖过哪吒汽车本身。这是对哪吒汽车的助力,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是对创始团队的无形压迫。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10

以张勇为代表的创始人团队,如何在保持造车初心的基础上与资本相处,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网新观点

即使没有公布具体的IPO时间,但哪吒汽车IPO之心却已是公开的秘密。因为在奔向2025生死线的路上,获得IPO的通关密码是哪吒唯一的出路。

而有着传统车企基因的哪吒,如何在这条路上走得更出彩,是行业内都关心的话题。它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品牌标签,一个更具想象力的未来和一个稳固的现在,才能俘获资本的芳心。

希望哪吒能快速调整,快速转变,奔赴更好的未来。

哪吒汽车IPO前的灵魂三问-图11

发表评论(共0条评论)

最热评论

全部评论

意见
反馈